学校最新信息:
四川天一学院2019年春...    | 2018年12月14日 |写给学生的励志话语...    | 2018年11月23日 |四川天一学院的高铁专业好...    | 2018年11月9日 |学校建筑工程专业召开暑假...    | 2018年10月25日 |幼师专业的学生毕业之后工...
 
文件资料
网上课堂
新闻动态
学报
 
 
 
信息展示
四川天一学院  “教育部大学”上的理想与现实
 

“教育部大学”上的理想与现实

发布时间:2014年3月13日 此内容已被浏览 1746 次
       近日教育部长袁贵仁在回应全国政协委员姜耀东狠批教育行政化问题时,称中央正在起草文件逐步取消高校行政级别。“某种程度上,中国只有一所大学,就是教育部大学,我们都是分院。”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矿业大学(北京)副校长姜耀东在这次两会上道出高校行政化的尴尬现状,直言:“不去行政化,大学就没办法办下去了".
 
  “高校校长有级别,大家都想当官,谁还愿意安心做研究?”的观点本是常识,但在我们这里,似乎被有意忽略了,在一定意义上,这是官僚价值压倒学术价值、官员价值压跨教授价值的隐喻。“中国只有一所大学,就是教育部大学,我们都是分院”的强调,从一个大学副校长的口中说出,无非告诉我们,连大学中的当官者都知道症结在那里,但是,教育部就是装着“不知道”。如此吊诡和尴尬,难道不是当下中国大学日益陷入行政化泥淖的注释,也是大学日益侏儒化的表征。
 
  “教育部大学”把大学的过度行政化归结到教育管理部门身上,这有一定道理,但并非问题的全部。因为,我国大学的行政化,包括大学外部行政化和内部行政化 两种表现。所谓外部行政化就是说,高校作为学术性组织的特性在一定程度上被忽视,用行政的手段和思维管理高校,而内部行政化就是没有按高等教育发展规律、高等学校办学规律和学术发展规律办学的问题,当然,外部行政化是造成高校内部行政化的主要原因。
 
  “教育部大学”观点的出笼,意味着大学人有着去行政化的理想,但是现实能给理想以生存空间否?教育部长的回答能让社会和公众特别是大学人满意否?这是一个问题。有学者研究指出,从1985年到2002年,教育政策出台过多,平均算下来30天就有一个政策。之所以如此,因为政策的制定没有全面理论的指导和论证,像是盲人摸象,每天摸得都不一样。而在笔者看来,这与教育部门的权力高度集中有关,与对大学的过度干预有关,简单地说,依然是外部行政化导致的结果。而从教育部长针对“教育部大学”的回应来看,想去大学行政化尤其是外部行政化是一个长途漫漫的过程。当然,对大学人来说,也是现实无法让理想存在的“过程”。
 
  那么,大学人可以主动去掉内部行政化否?在笔者看来,也是一个难题。可以说,南方科技大学遭遇的困境就表明,外部管理的行政化困境不消除,单一地消除内部行政化是寸步难行,问题重重。因为大学内部的行政机构是外部管理机构的“代言人”。道理很简单,如果教、科、文、卫等单位的行政级别不配套取消,更重要的是如果整个社会的官本位风气不纠正,只简单去掉内部行政化,恐怕是不可能的。
 
  如果国家没有整体的关于高等教育去行政化的制度设计和安排,没有配套的、可以落实的各项具体措施,没有破解社会上已形成的官本位社会氛围,高等教育去行政化可能就会成为空中楼阁。所以,高等教育的行政化由来以久甚至积重难返,去行政化也就变成了一个复杂的系统工程了。
 
  附着在“教育部大学”上的理想与现实不仅仅是大学人的课题。何时才能让去行政化的理想与顽固的现实合拍呢?期待有关方面更有力的回答。

   打印   【 返 回 】

上一篇:如何去对待应聘的失败
下一篇:拔尖人才培养需制度支持

 
 
手机版 | 联系我们 | 新闻中心 | 招生信息 | 就业频道 | 学报
版权所有:四川天一学院-金堂校区 地址:四川省成都市金堂三星镇大学城学府路7号
电话:028-69958685 邮编:610100 E-mail:sctyxy@163.com 【蜀ICP备09056677号】
四川天一学院
四川天一学院
点击发送消息给我 报名咨询一
点击发送消息给我 报名咨询二
四川天一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