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校最新信息:
四川天一学院的高铁专业好...    | 2018年11月9日 |学校建筑工程专业召开暑假...    | 2018年10月25日 |幼师专业的学生毕业之后工...    | 2018年10月10日 |空乘专业为什么收到人们青...    | 2018年9月20日 |男生选择护士专业怎么样...
 
文件资料
网上课堂
新闻动态
学报
 
 
 
信息展示
四川天一学院  贫穷让我们明白坚强的含义
 

贫穷让我们明白坚强的含义

发布时间:2013年6月30日 此内容已被浏览 3436 次

 

在读了我的一篇回忆老家大豆腐的文章后,小老乡说:“王老师好,看来咱们山东不同地区卖豆腐的方式还是很一致的,我们沂蒙山区那个地方也是这么敲着梆子来卖豆腐的。后来去南方上大学,对豆腐的分类又有了个新的认识:南豆腐跟北豆腐。南豆腐吃起来比较爽口,细滑,但据说没有北豆腐健康。对于您说的吃煎饼,深有同感,高中三年,每月回家一次,每次回家我妈都早已准备好够我吃一个月的煎饼,回去的时候带上。食堂又潮,煎饼常常被熏的很软,吃起来嚼的腮帮子都疼。我现在回家一点都不想吃那东西,宁可自己做米饭,也绝不吃现成的煎饼,感觉有些吃伤了。”

 

我一愣,都什么年代了啊。忙说:“煎饼吃伤了啊?过几年还会想的。你高中还捎煎饼?学校没有食堂吗?我还不知道南北豆腐的差别呢。”

小老乡说:“学校有食堂,也卖馒头、发面饼、炒菜。那时我跟我哥都在上高中,沂蒙山区,当时每年家里总收入不多,我跟我哥每年的学费就要近4000元。如果不从家里捎煎饼的话,父母每月就得每人给120元左右生活费,对于他们来说很吃力,也真供不起。我们每月自己背一袋子煎饼,再从家里拿几瓶咸菜,每个月50元的生活费就够了。”

 

我有点心酸了,回复说:“我是说你描述的是我们那个时代的日子啊。你是哪一年读的高中啊?”

小老乡说:“我是2002年读的高中,2005年去读的大学。王老师,不知道您去没去过我们那个沂蒙山区,我们那个地方在2002年的时候依然还是很穷,山上都是种些苹果、梨、山楂之类水果,那时候也不怎么值钱,所以收入并不多,当时还不怎么出去打工赚钱,就是靠种地。前段时间读过您另外一篇博文,关于暖气的。现在我们那个地方跟您说的一样,周围村庄都是没有暖气,现在家里零下十度,只能硬抗。我从出来上大学,到现在在南方已经呆了8年了,每次冬天回去都感到冻得受不了。”

 

我回复说:“我有点明白了。我1982年曾去过蒙山,大学植物学实习,住在蒙山林场。那里的老百姓纯朴得可爱,非常真诚。为了给我们做顿好饭菜,派拖拉机到很远的县城专门给我们买的辣椒,中午饭是辣椒炒鸡蛋和大白面馒头,太好吃了,今天想起来还流口水。祝福你。”

 

小老乡说:“小时候虽没老师您们那么苦,但由于家里不富裕也是吃了不少苦。小时候能吃上一碗白糖拌饭都会高兴上一整天,更多时候是酱油泡煎饼。我上初中时,住校的学生都是每周从家里带一罐咸菜,每顿饭就是地瓜干煎饼就咸菜,喝白开水。有的学生家里实在穷的连咸菜都没有,就从家里带些食盐,吃饭时在碗里放些,倒上白开水泡煎饼吃。”

这些话让我心里有点承受不了了,很凄凄然的感觉了,好不舒服。我就在有一天回复这位小老乡的短消息中告诉他,我是想为他写点文字的。

小老乡又告诉我说:“前晚我复旦大学的同学来找我玩,是我高中时睡在上下铺的兄弟,他走时硬塞给我6000元钱,让我到北京后租房用。研究生三年,他前前后后给了我1万多元的资助,高中时他就给我很多帮助。研究生期间因为我没时间出去兼职,他又给了我这么多的帮助,让我可以安心科研。他也不容易,我并不想他这样总是帮我,但每次都执拗不过他,让我内心感动的难以言表。”

“想起高中那会儿,我们每个月回家一次,回学校时每人背上一袋子煎饼,过半个月后我妈骑自行车去县城再给我们送一次,所以那时一日三餐都是煎饼就咸鱼,有时送的煎饼还常常被别的同学偷掉。后来我哥考了个二本,我考了个一本,我妈觉得送了四年饭也值了。我上大学时我给一高三学生做家教,每顿饭他母亲都变着花样给他做,补充营养,常常令我感叹。我们很多人都是进了大学才第一次喝到牛奶。其实这些我也不会抱怨,现在都过去了,只要努力,日子一点点就变好了。我现在选择了做销售,其实一个很大目的就是想多赚点钱,早点帮我哥买上房子。对于未来如何发展,我个人有时还是很迷惑,不过我会努力的。”

 

读这些话的时候,我的心里很酸很酸的,这些话时不时会戳痛内心深处的某个地方。我从农村出来,深深知道和理解农村人的苦处和想法。我也理解他的同学那份纯洁深厚的感情,还有那份期待和祝愿。现在这样的年轻人能有这份担当,能有这份友谊,已经很稀罕了。

 

我也有过“酱油泡煎饼”的经历。在我们农村老家,上世纪70年代,能吃上煎饼已经是很幸福的事情了。在平时不敢奢侈吃上一顿炒菜的时代,在为了节省一天只吃两顿饭的冬季里,中午放学回家,拿一个干煎饼掰碎放在碗里,倒上开水,再加点酱油,看着那酱红色在白开水中慢慢散开,浸透在泡软的煎饼上,挑起一筷子放进嘴里,很香,最后连有着酱油香味的汤全部喝进肚子里,又高高兴兴去学校了。

 

在乡上读书的那年,每周回家一趟捎饭。捎的最多的也是煎饼,有时候母亲或姐姐帮我烙几个油煎饼,就是把煎饼里加点油盐和葱,放在锅里烤焦,长方形的。有时候还捎点炒咸菜,就是把咸菜加油炒一下。那味道也很怀念。

 

在县一中读书的时候,就开始吃“国家粮”了。当时县里对考入一中的学生有一种特殊待遇,有学校的介绍信就可以去乡上粮管所转粮。所谓转粮就是把家里的上等的地瓜干、玉米和小麦等按照一定比例到乡里的粮管所换取粮票。用粮票吃饭,70%的细粮(白面馒头),30%的粗粮(玉米糊糊和窝窝头)。当时学校有炒菜,1角钱或5分钱一份菜,对于农村的孩子还是有点奢侈。所以大多数同学还是从家里捎咸菜疙瘩。

 

当时学校食堂里每周有一次改善生活的待遇,做白菜肉包子,那是最兴奋和最向往的时刻,每人限订2个(4两),要用菜票的。舍不得花钱的同学,就把指标出让了。在高考前夕,自己也订过一段时间的菜,都是在中午,记忆深的菠菜粉条炒肉末,一份菜是一勺,那菜碗里几乎见不到肉片,飘着的是油花花和肉末末。有个好哥们,家里老兄经常来送点家里炒的菜,哥们让一让,我们就厚着脸皮分享那实在是太诱人的菜香。还记得那用咸菜水腌的新鲜辣椒和芹菜,辣辣的味道和白白的馒头,一顿午饭享受极了。还有一个哥们,家里老兄老远送来火烧和咸鱼,也经常邀请我们一起分享。分享过后,心里总是不好意思,由于自己实在没有什么可分享的,偶尔的有几次家里烤的咸鱼与好哥们一起分享一下。在高一的时候,有个好友家里连咸菜都没有,我答应他我包他吃咸菜了,每次回家多捎一个咸菜疙瘩。前几年在济南相聚的时候,还聊起这事呢。

 

说起到乡里转粮,想起父亲经常给我唠叨的一件事情。过段时间老父亲会拿着我从学校开的介绍信去乡里粮管所帮我转粮。有一次,父亲推着装满粮食的小车到乡里,可能是瓜干有点潮湿,粮管所的人不收。由于离家远,好不容易推到乡里了,父亲就在粮管所的院子把地瓜干铺在地上在太阳底下晾晒,希望晾晒干了后,人家能收下。恰巧同学老高的父亲也去转粮,主动上前问父亲。父亲说是给在县城读书的儿子转粮,高爸爸听了,帮父亲一起晾晒,并提议把自己家的先给父亲用,由于他离家比较近。忘记后来两位老人是如何帮着两个儿子转粮的了。这件事情,父亲一直心里很感激,跟我多次唠叨这次经历。我懂他的意思,别忘了人家,要感恩。心怀感恩,是父母时时教导我们姐弟的。母亲过世我回家奔丧的时候,班主任朱老师给我兜里硬是塞了10元钱。父亲也一直惦记着,高考后我去学校取录取通知书的时候,父亲给我包了一包鸡蛋,嘱咐我送给我的朱老师。

 

写这些文字,算是给小老乡的一点交流。我感谢他,感谢他让我感到了家乡出来的孩子依然这么纯朴可爱,依然这么厚道执着,依然这么阳光自信,依然这么坚强刚毅。我祝福他,真心祝福他。祝福他以后的日子再不会这么苦,祝福他能够有幸福快乐的日子。祝福那些穷孩子们,希望他们的将来不再贫穷,不再经历如此艰难的日子。

 

最后,我还是想给农村的孩子们说,再穷咱们也要读书。读书可能会花费一些,也可能会找不到自己所期望的工作,但在中国当前的环境下,农村孩子不读书更是很难改变自己的命运。读书,学知识,长智慧,添才气,开视野。眼界开阔了,就会去发现机会,争取机会,把握机会。无论什么时候,改变自己命运、掌握自己命运,只有靠自己只能靠自己,靠自己的努力,靠自己的汗水,靠自己的智慧,靠自己的能力。农村的孩子,更要坚强,更要努力,更要坚持,更需要有点眼光。在追求美好生活的道路上,我们没有退路,只能咬着牙向前爬。我们不能愚昧下去,愚昧会受人捉弄,愚昧会迷信,愚昧会让我们的生活看不到阳光。即使在城里打工,也不能让人家看我们是刘姥姥进大观园,也不能让人们看到我们总是那呆滞迷茫的目光。我们要活得有尊严,我们也有尊严,我们需要尊重。

 

穷孩子放弃,就彻底认输了。不读书,更是没有出路的。

我们处在社会的底层,“读书无用”的言论不适合我们农村这个群体。我们要改变,必须读书。


   打印   【 返 回 】

上一篇:谁都曾经迷茫,谁都希望尽早走出迷茫
下一篇:写给刚入大学的你们

 
 
手机版 | 联系我们 | 新闻中心 | 招生信息 | 就业频道 | 学报
版权所有:四川天一学院-金堂校区 地址:四川省成都市金堂三星镇大学城学府路7号
电话:028-69958685 邮编:610100 E-mail:sctyxy@163.com 【蜀ICP备09056677号】
四川天一学院
四川天一学院
点击发送消息给我 报名咨询一
点击发送消息给我 报名咨询二
四川天一学院